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田田荷叶

作者: 刘昀

  引言   作为DnA(设计与建筑)建筑事务所主持人,近年来徐甜甜频获国内外建筑奖项。本文试选取独特的视角,分析这位国内建筑界颇具代表性的新锐建筑师的设计风格。
  1 装置艺术与建筑的转化
  建筑作为某种装置艺术时,设计者可以突破既定概念限制,从使用者的主动性出发挖掘事物本身的潜能,或许与建筑没有直接联系,但具有一定的实验前瞻性。
  1.1珊瑚家具
  在富美家公司的“不自然展”上,徐甜甜利用人造材料液体成型设计了珊瑚家具。硕大如珊瑚或树枝般的形象避免了日常家具秩序化模式和直白的使用功能,传达着与互动者无限种可能的体验方式和丰富的潜在自我表达,宣告了我们与自然之间的紧密联系。
  1.2金华公园厕所
  设计师基于人们对厕所的生活体验,打破惯用的公厕设计模式,优化了功能并对造型进行了艺术处理。将公厕化整为零,分解成若干相对独立小空间的组合。通过对混凝土盒子的轻微折叠,产生了与日常的公厕形象较为颠覆的新形态。
  此类建筑装置多为更倾向于对传统惯例的挑战和颠覆,形成某种观念建筑,以期传达某些信息和想法,同时对新概念、新形式、新的设计思路等探讨,未必投入使用,体现出强烈的实验特征。
  1.3成都青城山吴山专美术馆
  如何让“艺术意志”和建筑空间的功能性、内部结构等问题结合起来。如何将艺术概念延伸到建筑,使建筑成为容纳艺术空间的大型装置。徐甜甜对此的解答体现在完美的括号(Peffect Brackets)――吴山专美术馆的设计中,她提炼出艺术家吴山专作品中的元素――括号,利用符号转化的物理形态,转换成布展流线,拓展到建筑的尺度,进一步挖掘空间体验的可能性,创造出独特的建筑体量和空间体验。
  2 建筑的漂浮感
  建筑本身的结构拥有系统的力学逻辑和完整的重力传递系统,轻盈、悬浮等概念从本质上来说是有违惯有的自然规律,这种打破常规的手法通常会带来充满张力的视觉效果和奇异的心理感受。
  2.1宋庄美术馆
  宋庄美术馆一层架空,高度透明而又单薄的玻璃围合成通透的水平流动空间,展览也随之由建筑内部延伸到室外。看似单薄的柱列支撑着极具重量感的红砖立方体,红砖和玻璃连接的部分薄薄的砖檐更加凸显出建筑上部的重量感。远远望去,由大片红色切片粘土砖包裹的巨大体量仿佛漂浮于空气之中,悬浮感与巨大的重力感和重量感产生戏剧性的对比和反差。
  在这场颠覆体量和重量的试验中,材料摆脱了常规的建造惯性,红砖以厚贴面形式存在而非真正用于砌筑,不仅丰富了建筑装饰风格,体现了设计师在反转物质本性上的娴熟手法,更使材料的多义性得到了更广的发挥。
  2.2宋庄艺术公社
  宋庄艺术公社根据功能设定了多个方形建筑盒体,建筑形态由这些类似集装箱的盒体相互随意叠压而成,堆积方法松散且无目的,如同儿童拼搭的积木游戏。这些方盒子被架离地面,飘浮在空中,和地面之间形成了一个水平通透的场所。沿小巷徐徐接近建筑时,可看到建筑体块的构成形式由远处的植根于地渐变成悬浮于空。外立面材料采用深灰色压型钢板,深灰色的涂料如同一张薄薄的卡纸将整个建筑体量包裹其中,漂浮于广场之上。
  3 建筑中的女性思维
  在第二届中国建筑传媒奖中,徐甜甜被提名青年建筑师奖,提名理由为“……作为一名女性设计师,徐甜甜的设计用于直面现实,积极对应问题,设计语言和策略的力量与胆量,令人印象深刻”(提名人:史建)――在此,“女性”的身份,仍是会被强调。建筑学向来推崇理性思维,一贯被看作是由男性主导的领域,设计及理论典范都极富男性特质,女性使用者的需求和女性设计师思维方式长期缺乏关注。
  过多的强调性别似乎与一贯以来强调的“男女平等”的原则有悖,然而对于在公共话语中遮蔽女性独有的思维和身份,实际上是对于现实认识的一种偏颇。徐甜甜认为女性的感性本来就是一种创造力,她擅长把现实生活中具象的物体转化成设计语言,具体的概念符号化,并结合到设计中。
  3.1小堡驿站文化中心
  小堡驿站设计的来源是七巧板,通过这一概念将琐碎的建筑功能划分为七巧板的组件,将各功能空间沿不规则用地展开。这种集合方式同时将2000m2的公共空间细化,围合出一系列大小不一的内院,将减尺度减小到和周围的农家小院相互协调的规模。也为展览空间提供了尽可能多的墙面,建筑与展示相结合,使艺术作品在具体的空间里展现最大的表现力。
  这种对某种的物体具象模仿从形象上和环境的对话,空间使用上和环境产生关联。如同儿童美好的想象,作为设计初始阶段的由头有着原始的魔力,而非仅仅是后现代建筑具象的广告、欲望和消费特征。
  3.2杭州西溪“长生殿”人文讲堂(小剧场)、会议休闲中心
  西溪的方案取法荷叶―杭州的象征元素,希望营造出如同源自湿地本身的景观。建筑整体圆润而富于变化,开放连续的流线和下沉的活动空间,纤细如竹子般的柱子支撑着全部的体量和屋顶。人们从地面漫步到荷叶形的屋顶平台,每一片“荷叶”上均有绿化,徜徉其中感觉如拇指姑娘漂浮在荷叶问的轻盈宜人,将湿地的美景尽收眼底。利用风、水、自然机理等元素打造出具有“通风、凉爽、散落下斑驳的阳光”的荷叶田田般的江南意向。
  3.3长白山公共活动中心――树、石头和桥
  DNA工作室通过与长白山的环境对话,采用模拟自然形状的手法,在设计过程中把在长白山随处可见的树、石头和桥这些景观要素“内化”成为设计的概念、景观、结构表达,在建筑身上“外化”出去。
  3.3.1信息与展示――树
  建筑像是路边指示的路标,连续生长的展示空间多向度地向人们提供旅游景点信息和当地游览路线。
  3.3.2运动和休闲――桥
  跨水楼坐落于山谷之旁,建于溪水之上。环境中与水的互动而产生的光与影成为了设计中重要的材料和语汇。与水相关的功能设置在地面层,与室外水广场连为一体;余下的空间架在水上通过“桥”――系列悬臂走廊连接起来。
  3.3.3娱乐和表演――石
  娱乐中心很像是山崖上的石块,有着粗糙的如同岩石般无光泽的混凝土外观。在表达结构方式的同时又象征了当地岩石山脉的意象,自然而然的融入了环境成为了当地的景观元素。石块倾斜的顶部连接起来自然形成了一个室外剧场。
  4 结论
  在徐甜甜的建筑实践中,她更注重内部使用者及与项目相关的人物、事件在其中活动而产生的空间感受。强调建筑本身独特的气质,等于强调场地的特殊性;反对设计师本身的风格强加在建筑上;主张倾听体验之后,把空间体验转化为建筑语言而非简单的外在形象;生成具体的建筑形态,使其自然的形成建筑肌理而非单纯的建筑地标。这并不是说,创作过程中没有建筑师个人的风格和手笔。而是说创作的结果,是在功能和地段的基础上,建筑的本身的内在性在比例、尺寸、控制线等几个向量上努力的整合和调节,对建筑的空间和形态产生的塑性效果。
  这种从建筑的独特气质出发,通过其不同体系的交互作用,在时间、空间各个不同纬度不同向量中“生成”最终的建筑空间的设计方法,使徐甜甜的作品具有相当一致性的内在。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