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破局大数据变现难题

作者:未知

  把不同属性的数据应用到各个场景是体现新价值的过程,其中,变现是种能力,也是提升数据价值的基础。
  在大数据已然成为市场一块“大蛋糕”的今天,讨论大数据的价值何在已经没有必要。但需要明确的是,数据本身并不创造价值,应用数据解决问题才能创造价值,而如何让数据变现是当下大数据企业所要解决的难题。
  作为全国乃至全球第一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历经三年多时间,不仅摸索出了一条可行的交易路径,更在日前宣布首次获得盈利。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发展会员数目突破2000家,其中已接入泰康人寿、中国联通等在内的225家优质数据源,经过脱敏脱密,可交易的数据总量超150PB,可交易数据产品达4000余个,服务涵盖了金融、电信等三十多个领域,成为综合类、全品类的数据交易平台。
  “实际上,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发展到今天,走了很多弯路。”在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看来,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成功并不容易。
  创新就要走弯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不少交易所都能在国外找到相应的借鉴模式,唯独大数据交易所无从借鉴,原因简单明了,国外此前也没有诞生一家大数据交易所。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王叁�壑毖裕�“在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创立及发展过程中,我们一直是在投石问路,如履薄冰。”
  据了解,2014年末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成立之初,王叁寿等管理者也曾认为数据交易和股票交易是一样的,为此他们还制定了佣金制的大数据交易规则。然而在后续的发展过程中,王叁寿他们才意识到数据交易是无限复制且增值式的,于是大数据交易所直到2016年才将交易规则从佣金制改成增值式交易服务模式。
  “走过对大数据交易规则探索的第一个弯路后,接下来的第二个弯路是对交易系统的研发。”王叁寿也坦言,直到在逐渐实践的过程中才发现,他们错误地将数据交易系统等同于商品交易系统。
  实质大不相同。商品交易、股票交易属于高频交易,而数据交易则是低频交易、高频应用。换句话说,“数据交易或许一年只交易一次,但会经常使用,甚至每一天都在用。”王叁寿举以大数据交易所的会员单位――中信银行为例,它可能一年只在大数据交易所发生一次交易,但是银行每天都在用这个交易接口进行服务和数据流转。
  既然无从借鉴,那唯有创新,然而要创新就会犯错,“贵州省及贵阳市政府相关举措,在大数据产业发展过程中营造了一个氛围――容错机制。”这让王叁寿倍加感慨,正是基于贵阳这片沃土,得以让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实现着创新发展。不仅如此,他还用“投石问路,如履薄冰;无人导航,唯有创新;容错机制,兼容并蓄”这24字总结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成长过程。
  不少人好奇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探索出的究竟是怎样一个大数据交易流程。简单来讲,首先经过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审核成为会员,其中最为严苛的表现是,“绝不允许有任何外资成分的企业进入到交易所。”其次,在数据供给方和数据需求方的对接方面,大数据交易所会通过“系统+人工”、“线上+线下”的审核方式进行匹配。
  据悉,目前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制定出的这一大数据交易流程,已经能够安全、有效地保护整个数据交易的过程,截至目前,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已经甚至吸引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等国际交易所前来取经。
  交易的不仅是数据
  《中国经济信息》记者了解到,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一直以来都秉持着“三不”原则――一不碰数据;二不做存储;三不做相关服务。“我们只做数据的聚合。”王叁寿强调。
  “很多人难以理解,‘不碰数据又怎么去进行交易呢?’”王叁寿解释道,可以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视为一个大水池,它连接着成百上千个数据管道,各领域数据就像不同的水源通过管道传输进入水池中,“大数据交易所起到的是一定的聚合机制作用。”进而过渡到“第二个不”―― 水池里的水是流动的,并非单纯存储在里面,即在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这个平台上,聚合了各类实时流动的数据,而非存储数据。
  “坚持‘三不’原则,正是为了给会员单位提供更加安全、可靠的交易保障体系。”王叁寿还指出,谈到大数据交易,就认为仅限于数据本身的交易,就太局限“大数据交易所”的实际能力了。“所谓的大数据交易,还包括与大数据生态相关的交易。”
  《中国经济信息》通过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的官方资料发现,其交易分为三大类――经过清洗、脱敏后的数据;或者是模型算法;其次是可视化的组件、应用平台、数据安全平台工具,包括云计算资源等。
  不仅如此,仅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这一个中国的大数据交易机构而言,目前可交易的品种多达30个,尤以金融为主的数据生态品种最为活跃,并且随着市场环境变化以及产融结合的推进发展,近来政府大数据、农业大数据也正逐渐成为热门的数据交易类别。
  在王叁寿看来,把不同属性的数据应用到各个场景是体现新价值的过程,其中,变现既是种能力,又是提升数据价值的基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深谙:所有大数据领域都是市场化运作,由政府行使监督职能,使企业灵活适应市场变化,保持持久的生命力和创新力。
  “无法盈利就不会形成产业化。”王叁寿心里明白,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自成立后,做一切创新尝试的目标就是要让数据变现,即“赚钱”。“只有实现自我造血的大数据公司才能生存下来,进而推动产业发展,引领贵阳的大数据产业朝前走。”
  产业发展仍需警惕
  在数字经济大发展的当下,一切都离不开大数据产业基础,王叁寿告诉《中国经济信息》记者,只有理解了中国大数据产业在数据源、硬件支撑层、技术层、应用层、衍生层、资产运营这六个板块,未来在发展数字经济的道路上就会少走弯路。
  在多年实践大数据交易流程探索及变现能力的过程中,王叁寿愈发觉得,中国大数据交易产业在亦步亦趋的发展过程中仍需时刻警惕――数据黑洞对中国数据流通生态的破坏及核高基开发平台技术的空心化。
  也正因如此,贵阳大数据交易所要担负的任务也不小。王叁寿指出,未来会像和欧比特合作开发卫星数据一样,计划培育成熟100个垂直的交易板块,并在每个板块里扶持一家公司上市;另外要发展至20000家会员,推动数据成为企业资产负债表的一部分,“尤其是培育一些中小型的大数据公司,让其围绕大数据交易所构建一个数据的流通生态。”
  “当下不少公司都已经激活了数据源,但只供自己所用,又怎么培育中国的大数据生态呢?”王叁寿表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将汇聚近1000个核心数据源品种,促进数据流通。不止如此,他的愿景是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打造成为政府、央企及金融机构的数据采购唯一通道。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