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政策助力小微企业融资

作者:未知

  作为世界难题的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国家政策再助力协同发展,全方位进行缓解。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6月20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
  会议提出,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支小再贷款利率,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单户授信额度上限,支持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将单户授信 500万元及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纳入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范围等多项措施促进小微企业融资缓解。
  小微企业的难题
  小微企业在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年来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发展迅速。截至2017年末,我国小微企业法人约有2800万户,个体工商户约6200万户,中小微企业(含个体工商户)占全部市场主体的比重超过90%,贡献了全国80%以上的就业,70%以上的发明专利,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不过,小微企业生产经营面临着较大压力。从先行指标来看,5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9%,其中大型企业PMI上升明显,升幅1.1个百分点,达到53.1%。中型企业PMI为51.0%,较上月上升0.3个百分点。而小型企业PMI波动较大,较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
  除此之外,今年1-4月份官方公布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15.0%,而根据两年同期利润数据计算的增速,只有-6.6%。这是因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时,统计范围是动态调整的。一方面是货币紧缩的不对称冲击抬高了融资成本,二是在经历市场化去产能、行政化去产能后,小微企业面临出清风险,部分行业集中度开始提高。
  另外2015年-2016年,大资管扩容时,产品具有预期收益+刚兑的特征,以资金池模式运作,对信用风险的承受力较强,对票息的依赖具有刚性。所以,中低等级、长久期债券具有很强的配置盘。这也就意味着金融机构的资产配置行为可以覆盖到资质相对弱一些的主体。
  回顾2017年的监管政策:一季度的资管新规内审稿,二季度的三三四检查,三季度的货基流动性新规及同业存单限制,四季度的商业银行流动性新规。随着2017年一系列的政策实施取得较好效果,存单于理财的同业套利空间基本消失,理财规模在一年时间里萎缩了3-4万亿,表内委外的代表股权及其他投资项目同比增速也大幅下降了60%。
  到了2018年,监管的政策中心发生偏移,对于负债端的新要求减少,但对金融机构的资产端监管却越来越严。银行55号文件后对信托通道的整顿,中基协禁止集合类资管投资信托贷款,委贷新规和资管新规收紧非标资产的生存空间等等。
  因此通过一年多的金融强监管对同业资金的清理,加之资管新规要求公募型产品转向净值型,高成本要求的刚兑资金开始萎缩,而存量资金以及新增的净值型产品在开放式申赎的压力下,在去资金池化后,会加强对产品的流动性管理。
  在此背景下,信用时间开始增多,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交易所与银行间信用债违约笔数已达22笔,涉及主体14家。“实体经济与金融市场所面临的信用风险可能正处于五年来的顶峰。”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李奇霖认为,一是企业创造现金流的能力不足,内部周转困难,对外部融资具有较强的依赖性;二是外部融资收缩,渠道受阻让本来压力较大的企业现金流断裂;三是债务到期压力加剧,2015-2016在大资管扩容的时候,不少发行人以3年期或3+2期限的债务融资,到了2018年开始,这些债务都到了偿债高峰,2018年前五个月,仅看信用债到期偿还量月均规模以达到4300亿,是2014年的两倍。对于资质较好的企业融资都有所困难,那么对于资质相对较弱的民营部门和小微企业来说可能就融不到资。
  “几家抬”解决融资难
  今年以来,为加强对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的普惠金融服务,相关政策不断加码,比如3月28日的国常会决定设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通过股权投资、再担保等形式支持各地区开展融资担保业务,带动各方资金扶持小微企业、“三农”;央行通过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置换MLF,该操作当日偿还MLF9000亿元,净释放增量资金近4000亿元,大部分增量资金释放给了城商行和非县域农商行;4月25日的国常会提出对银行普惠金融服务实施监管考核,这也是主动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对表的需要;5月29日,央行行长易纲到营业管理部调研并召开小微企业融资情况座谈会;6月1日扩容的三大类担保品都与小微有关,有利于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
  但化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仅依靠定向降准还是不够的,因为金融机构如果风险偏好收缩,更担心本金安全的话,定向降准对金融机构的激励可能是不足的
  针对这个问题,本次常务会议也提供了解决方案。第一,再继续扩大对小微企业投放信贷的激励,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第二给小微企业主体套上政府主体的信用,缓解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收缩的冲击,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担保金额占比不低于80%。这也就缓解了去杠杆过程中,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不对称的负面冲击。
  其实,对于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在6月14日陆家嘴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改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要通过几个视角,一是从金融结构方面,需要构建覆盖小微企业全生命周期的融资服务体系;二是要通过正规金融渠道提供更多的融资,使正规金融成为小微企业融资的主力军;三是要坚持财务可持续,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的内在动力。
  易纲着重指出,要各方共同努力,用“�准姨А钡乃悸防醋龊眯∥⑵笠到鹑诜�务。具体而言,央行从准备金、再贷款、再贴现、利率等货币政策工具方面考虑支持商业银行加大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力度;监管部门要考虑小微企业风险情况和风险溢价,给予差别化监管;财政部门给予小微企业贷款一定的税收优惠;商业银行要从内部转移定价和服务机制等方面提升小微企业服务水平。通过全社会各方面的努力,共同做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因此,会议还指出,要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金融稳定运行,加强政策统筹协调,巩固经济稳中向好态势,增强市场信心,促进比较充分就业,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