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月光之城

作者:未知

  这是月亮出没的时刻。
  月亮,并不是像人们想的那样,随着天黑就乖乖地出现在天空。一点也不是。起先,它会藏在一朵云后面,藏得很严实,决不让一丝光洒到地上。它在云后面偷偷地瞧着城市,一直瞧着。
  等到所有人都睡去了,等到霓虹灯也睡去了,它才猛地把云拨开,一下子跳出来。
  它是带着一座城来的。你看――
  月亮跳出来之后,就把它的光像一匹浅蓝色的绸缎一样,一点一点地拉开了。
  于是,大厦的影子出现了,路灯的影子出现了,树木的影子出现了,汽车的影子出现了,公交站牌的影子出现了,垃圾桶的影子出现了……城市里所有物体的影子都出现了。
  接着,这些影子动起来了,在月光中动起来了。
  大厦的影子和路灯的影子在碰杯:
  树木的影子和花儿的影子在跳舞:
  树木拿过一片月光缠在腰间,花儿拿过一片月光裹在头上,它们手拉着手跳起了狐步舞。在它们跳着的时候,缠在腰间和裹在头上的月光,忽明忽灭,闪出蓝莹莹的光芒。
  公交站牌的影子,静静地站着,在听公交车的影子讲故事:
  一辆公交车看到公交站牌,停住了。它在城市里转了一天,见了不少事情,现在它便一件一件地讲给公交站牌听。公交站牌不时地挠头,思考着公交车带来的故事。讲完了,公交车亮起蓝莹莹的灯光,离开了。下一辆公交车进站,继续给公交站牌讲故事,然后离开。
  汽车的影子和垃圾桶的影子在一起大快朵颐:
  周围摆满了它们爱吃的食物,它们拿起一个瓶子,挤一些酱在食物上面,那酱就是月光,然后便一��接一个地塞到了肚子里。吃饱了,它们便对彼此唱起了《打嗝歌》:嗝,嗝嗝,嗝嗝嗝……
  ……
  这就是月亮带来的城――月光之城。
  万物都在这里做着它们想做的事情。它们的影子就是月光之城的市民。
  月光之城里没有人。
  人只出现在水泥之城里。此刻,他们都在那里睡着了。
  但是仍有一个女孩没有睡。
  女孩的身影在静悄悄的街道上拉得很长很长。
  她紧张而又急切地东张西望,像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她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除了在十字路口停下张望,她的脚步从未停过。没有停过的,还有她那因紧张而倍显急促的呼吸。
  水泥之城太静太静了,女孩急促的呼吸,就像是整个城市剧烈的心跳。
  终于,女孩停住了。她找到了她要找的地方。
  那是在月亮的正下方。
  女孩站在月亮正下方,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把剪刀。那是一把月光剪,在黑夜里发出蓝莹莹的光。
  女孩蹲下来,用月光剪环绕着自己剪了一圈,从脚跟到脚趾。在剪完的时候,女孩像被针扎了似的猛地颤抖了一下。
  她剪掉的是自己的影子。
  女孩把剪掉的影子叠起来,捧在手里,举向了月亮。
  月光一分为二,开了一道门。女孩走了进去。
  是的,女孩来到了月光之城。
  正在碰杯的大厦影子和路灯影子把杯子停在了半空中,瞪大眼睛看着女孩;
  树木影子和花儿影子停住了舞步,瞪大眼睛看着女孩;
  公交站牌影子和公交车影子不再讲故事,瞪大眼睛看着女孩;
  汽车影子和垃圾桶影子不唱《打嗝歌》了,瞪大眼睛看着女孩;
  月光之城猛地静了下来。
  所有影子都盯着女孩看。它们可从来没在月光之城见到过一个人。
  女孩没有四处张望,她低着头,更加紧张地捧着自己的影子,向前挪着步子。
  “哈哈哈哈哈哈――”
  一串尖利的笑声突然打破了这种沉静。
  所有影子眨了眨眼睛,满含悲哀地看着女孩,有几个甚至已经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它们的眼泪蓝莹莹的,和月光一样。它们知道这笑声是谁发出来的。它们似乎已经明白,等待着女孩的是什么命运。
  “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更加尖利,更加迫近。
  女孩停住了脚步,双腿微微发抖。
  发出笑声的是月巫。她是月光之城的巫婆。
  月巫骑着她的一只人字拖鞋,飞到了女孩面前。这是一只由月光做成的拖鞋,鞋底上镶着几颗小星星。
  月巫从女孩手里一把抢过她的影子,装在了随身携带的瓶子里。
  “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女孩!一个女孩!”月巫兴奋地叫道,“一个女孩的影子,可是一个大人的一百倍!一百倍啊!”
  女孩被这种叫声吓得闭上了眼睛。她想哭,眼泪却不情愿出来。
  “我只是编了一个小小的故事,没想到这么多人都上当了。”月巫一边贪婪地看着瓶子里的影子,一边说道,“这次竟来了一个女孩!要知道,可从来没有一个女孩来到月光之城。如果来的都是女孩,那我们的心愿就可以更早地实现啦!呜哇哇!”
  月巫狂笑着,骑着拖鞋又飞走了。
  月巫飞回了她的小屋子。她迫不及待地把刚拿到的影子摆在了靠墙的架子上,然后又迫不及待地把所有瓶子数了一遍。每当新增加一个影子的时候,她都会这样做。
  架子上已经放了很多很多瓶子,里面装着一个个黑色的影子。所有影子都在瓶子里挣扎着,想逃出去。除了那个新到的影子――女孩的影子――它静静地蜷缩在瓶子里,一动不动。
  月巫数完所有瓶子之后,又把目光停在了装着女孩影子的瓶子上,像欣赏着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女孩还留在原地。她蹲坐在地上,痛苦地攥着双手。
  所有影子仍在看着她,和她一起痛苦。月光之城又一次被伤感笼罩着,从浅蓝变成了深蓝。
  这时,女孩感到有一股像月光一样轻柔的力量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影子们看到这一幕,伤感马上就逃跑了,欢笑也在同时回来了。   “是月巫的儿子!”
  “月巫儿子!月巫儿子!”
  他们快乐地叫喊着。
  是的。落在女孩肩膀上的那股力量属于一个男孩。他穿着浅蓝色的衣服,周身发出蓝莹莹的微光。他在对女孩微笑。
  女孩抬头看了看男孩,眼泪喷涌而出。
  男孩把女孩带离了那个地方。他们来到月河边。月河是月光汇成的河,河面上漂浮着许许多多小星星,在闪烁着晶光。
  “又一个被月巫骗来的人。”男孩叹了一口气,“你也听了那个编在风里的故事吧?”
  女孩不说话,还在哭。
  “已经有很多人被骗到了这里。”男孩继续说,“月巫把一个骗人的故事编在风里,把风吹到了水泥之城。故事说,谁想永远快活、永远没有烦恼就可以到月光之城。只要付出一点点代价:交出对人类没有什么用处的影子。很多人听信了那个故事,并按故事里所说的来到了月光之城。”
  “月巫骗他们说,被月光剪剪掉的影子很快还会长出来。可是,如果没有留下一点,影子是不会再长出来的。而且――”男孩看了看还在哭泣的女孩,“而且,被剪掉影子的人如果不能在日出之前回去,就永远也回不去了。就会消失……”
  女孩哭得更厉害了。
  “月巫已经收集了很多人类的影子,她要用这些影子缝制一张可以挡住太阳光的幕布。她不甘心月光之城只能在晚上才出现,她想让月光之城时时刻刻、永永远远都存在,而不是太阳一出来就消失。只有人类的影子可以抵挡住太阳的光芒。”
  “不过,以前被骗来的只是大人。因为,只有大人才会想永远快活、永远没有烦恼。但是,大人的影子作用很弱。男孩的影子是他们的五十倍,女孩的影子是他们的一百倍,所以,月巫一直想把孩子骗到月光之城。但孩子不会想来月光之城,因为他们本来在水泥之城就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直到……”男孩哽咽了,“直到我成了第一个被骗到这里的男孩,而你,是第一个被骗到这里的女孩……”
  “你不是她的儿子吗?”女孩突然问道。眼泪仍在簌簌地滑落。
  “不是。”男孩说。他向前走了几步,凝视着流向远处的月河:“她只是在我身上施了魔法。我虽然没有消失,但也永远回不去了。她说,在她把那张幕布缝制好以后,一个人类孩子还可以大有用处。”
  “可是……”女孩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
  “你为什么会被骗到这里来呢?你也是因为不快乐吗?”男孩问。
  “唔!”女孩猛地止住了哭泣。“我爸爸和我妈妈今天又吵架了,他们总是吵架!吵架!我一气之下就……”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境况,女孩的眼泪又下来了,“可是、可是我没想到那个故事是骗人的。”
  “�]关系,”男孩微笑着说,“你可以再回到爸爸妈妈身边的。”
  “真的吗?”女孩不哭了。
  “真的。”
  说着,男孩从衣服里拿出了一小包东西。他慢慢打开,然后用双手捧到女孩面前。
  女孩看到,那是一小片影子。一小片泛着黑珍珠般光泽的影子。
  “我的影子并没有完全剪掉,还有这残留的一小片。”男孩说,“现在我已经回不去了,就把它送给你吧。”
  女孩伸出双手,接过那一小片影子。
  “赶紧离开这里吧,马上,太阳就要出来了。”男孩微笑着说,“月光之城虽然很美好,但待在爸爸妈妈身边会更美好。”
  ……
  迎着太阳的第一缕光芒,女孩又回到了水泥之城。
  她站在初升的太阳下,按照男孩说的,把那一小片珍贵的黑影子放在了脚下。黑影子晃动了一下,又定住了。
  女孩朝着家的方向走去,那小小的影子也跟着她向家走去,一蹦一跳的。
  太阳越升越高,越升越高,金色的光芒洒遍了大地,洒遍了水泥之城的每一条街道。
  女孩发现,那小小的影子在长大,长大。当太阳升至中空的时候,她看到那影子已经完完全全地长大了。只是,它的轮廓,竟是那个男孩。
  女孩看着长在自己身上的男孩的影子,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她忘了问男孩:
  你为什么会被骗到月光之城来呢?你在水泥之城不快乐吗?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