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第一只蝉儿叫醒了夏天(外一首)

作者:未知

  黄梅雨,是送给暑假的礼物吗?
  仿佛从云壑间倾注的雨水,以巨大的加速度扑打地面,溅起白蒙蒙的水雾,把整个世界都淋湿了。河流失去了以往的清澄,裹挟着树枝、草叶、浮沫,裹挟着夏日的郁闷,肆虐地涌动,仿佛一条灰色的巨蟒。
  天穹中总是铅云低垂。那滑腻腻的青苔,仿佛要顺着石阶,从庭院爬进屋里。孩子们却毫不理会,借着雨隙,他们突围而出,连光脚丫都在噼噼啪啪地欢唱:
  “捉草蟋蟀��!……”
  一股湿热的风,掠过驳岸,掠过荷荡,掠过木船。荷叶间高擎的粉红色荷花上,站着一只沉默的蜻蜓,仿佛有很多的心事。知了却是每天都把心里的烦闷向树梢倾诉。
  几个贪凉的男孩,在草地上偷偷脱下短裤,用双手遮掩着,扑通,扑通,争先恐后地跳下湖湾。他们溅起的水花和嬉闹的笑声,把银白色的湖鸥都惊飞了。
  唯有那一片绿荫笼罩的草墩是宁静的。
  孩子们放慢脚步,鱼贯而入。在草丛里,谁都屏息静气,只用手势表达着迫切的心情。草蟋蟀鬼精鬼精,听到人的声音就躲得无影无踪。它们比秋蟋蟀个子小,浑身闪烁着黑色的光亮,却不会唱歌――据说它们根本就没有发音器构造,雄蟋蟀和雌蟋蟀的翅膀也难以分辨。但是把它们关在陶罐里,两只蟋蟀张开锐牙厮斗,也很惊险。犹如两个好胜的小男孩,老是想分一个高低。
  此刻,草蟋蟀藏在哪儿呢?
  他们蹑手蹑脚地搜寻着。草丛,树根,遗弃的草鞋,还有被黄梅雨淋得酥软的砖块,都被一一翻开。孩子们眼明手快,那些黝黑的精灵来不及躲避,便束手就擒。草墩上传出遏抑不住的呼喊:
  “嘿,看你往哪儿逃?”
  “又一只,快捉,快捉!”窗外的香椿树上
  第一只蝉儿叫醒了夏天
  那是星期六的上午,太阳红着脸
  像一个起床很晚
  有点害羞的少年
  那只蝉儿力气很足,放开嗓音
  像是要把所有的�x子和鸟儿
  从懒洋洋中拖出来
  拖出来看蓝天白云
  看葡萄和梨子
  把树枝吊得弯弯
  我不时朝窗外瞧瞧
  寻找那只最先叫醒夏天的蝉
  那只蝉儿叫了以后
  其它的蝉儿才发现
  夏天已经来到身边
  于是跟着呜呜地叫起来
  有蝉儿催促的夏天
  我们走路走得很快
  有蝉儿演奏的夏天
  我们才不觉得孤单
  有蝉儿朗诵的夏天
  我们的生活才有节奏感
  你说 风 这小子
  你说风这小子,简直不懂人意
  人家蝙蝠姐姐,夜晚出来捕捉害虫
  你却吹呀吹,害蝙蝠姐姐飞得好吃力
  还有白天刚开放的花
  你就将花瓣吹落一地
  花朵的妈妈,一定会伤心哭泣
  地上那些树叶和尘土
  也被你带到空中
  到处污染空气
  你说风这小子,也太不守规矩
  我正在做算术题
  你不停地敲打我的窗子
  害得我三加五不知等于几
  我想,我得修一道墙壁
  高高的墙壁,厚厚的墙壁
  挡住你!让你只能蹲在墙下
  检讨你的坏脾气
  以后做到风要轻轻吹
  雨要慢慢落
  而且还要选择好时机
  “唉呀,都碰到手上了,被它溜走……”
  从旧作业本上撕下的纸页,卷成一个空筒。捉住的草蟋蟀一只只放进去,止不住的欣喜便在草叶间漾开了。
  没料想,天色突变。浓黑浓黑的乌云,像一群群发疯的野牛,从遥远的天际奔涌而至。隐隐的,伴随着雷声滚动。是谁喊叫了一句:“哎,要下雨啦!”雨点竟追着话音落了下来。噼噼啪啪的光脚丫,让潮湿的空气愈加充满泥土气息。
  急匆匆跑到屋檐下,掏出纸做的空筒,淋了雨,它早就烂了,捉到的草蟋蟀已不知去向。大家一边喘气,一边大笑。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