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嫉妒的猫

作者:未知

  黑子是一只漂亮的猫。浑身上下墨黑,黑得油光发亮。有人说黑子是属于一种叫“黑缎”的珍稀品种。
  黑子来我们家时已经是一只半大的�了,刚来的几天一直躲在饭橱下面,怎么叫也不出来,后来渐渐地开始到厨房门口蹲一会儿,但一见到人立刻就钻回去。母亲很反感,说这么胆小的猫怎么会抓老鼠呢,不如送人算了。
  不久后的一天,一条小蛇爬到家里,把正在浇花的母亲吓得叫起来。黑子正懒散地卧在屋门口,听到声音一下子竖起脑袋,看到那条簌簌爬行的蛇后,它一个激灵站起来,嗖地蹿过去,弓起背,竖起尾巴,一边跟着小蛇跑,一边用爪子去挠那条蛇。挠一下,小蛇就探起小脑袋乱摆动一阵,黑子就站在一边严阵以待地看一会儿,然后再挠一下,等到试探得差不多了,上去一口咬住小蛇的脖子,任凭小蛇怎么缠绕扭动也不放口。我们闻声从屋里跑出来的时候,小蛇已经被黑子咬死了。
  从此,黑子在我们家备受宠爱:它有自己专用的两个小碗,一个吃饭,一个喝水;母亲隔几天就专门到菜市场给它买回一堆小鱼小虾;姐姐时不时给它梳洗一番;祖母在自己的床上铺了一条特制的小毯子,供黑子睡觉――小毯子正好在她的脚边。
  黑子也的确很可爱。茶余饭后,我们都愿意逗它开心。黑子会辨别声音,老远听到母亲回来了,就颠颠地跑到大门口,做翘首以盼状,惹得母亲很是欢心。它每天晚上都尽职尽责地抓老鼠,不仅抓净了我们家的老鼠,而且把街坊四邻家的老鼠也抓得一只不留,博得了很好的名声。没有事情的时候,它就趴在祖母的身边,专心致志地倾听祖母说话――只有黑子有耐心听祖母唠叨些陈谷子烂芝麻。其实,它是在睡觉。
  因为从黑子身上得到了快乐,一年后,姐姐又要来一只猫。这只猫的花色和黑子正好相反,全身洁白,没有一根杂毛,眼睛还是鸳鸯眼:一只黄色,一只蓝色。我们叫它小白。与小白同来我们家的还有一只小黑背狗。两个小家伙都是刚刚几个月大。大概是因为“童心未泯”,它俩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互相亲昵地搂搂抱抱,追逐嬉戏,你枕着我的身子睡觉,我咬着你的尾巴走路,吃饭也把小脑袋挤在一个小碗里一起吃,让我们一家人开心不已。
  不过,当姐姐把小白放到黑子面前时,黑子表现得极其轻视,只是睡眼惺忪地瞄了一眼,动也没动。而且,它对小狗极其敌视,弓起了背,竖起了尾巴,龇牙咧嘴,把不知好歹老想和它套近乎的小狗吓得不轻。黑子不但自己敌视小狗,还不让小白和小狗表示友好。小白和小狗嬉闹时,黑子就气鼓鼓地卧在一旁,冷眼旁观,等到两个小家伙玩累了,互相依偎着睡觉时,黑子就很严肃地走到它们身边,盯着它们一圈圈地转,好像在观察又好像在思考:这个小东西怎么会和“宿敌”成为朋友?怎么回事呢?
  转着转着,黑子伸出小爪子,一下子把小白从小狗身边拨开来。小白正睡得香甜,迷迷糊糊地也不睁眼,四爪朝天,继续呼呼大睡,样子可爱之极。但是很快,它又依偎到小狗身边,把黑子气得又开始转圈,转几圈,还是一爪子,又把小白给拨开来。翻来覆去,周而复始,极有意思。
  不幸的是,小狗突然死了。父亲用一只铁铲把小狗铲出去扔掉的时候,小白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忧伤地轻轻衔起小狗的尾巴尖,亦步亦趋地跟着走了好几步,直到我把它抱进屋。在随后的几天里,小白表现出了极大的不快乐,时常走到小狗的窝里,心事重重地趴一会儿。吃东西的时候,它也是先伤心地叫两声,然后才开始就餐。
  小白的“仁义”让我们对它更是怜爱有加:喂饭的时候,总是多给小白放点好吃的;母亲买回来小鱼小虾,也先让小白吃。眼前一看不见猫的影子,姐姐张口问的就是:“小白呢?”祖母在床上又多放了一条特制的小毯子,但是,在叙说往事的时候她更爱把小白抱在怀里,一边轻轻抚摸着它一边絮絮叨叨,黑子则还是老老实实地趴在她脚边。有时候黑子不在,祖母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四处找它来听自己说话了。
  黑子好像感受到了大家对小白的偏爱。它本来就不怎么和小白一起玩耍,现在更不和小白来往了。小白表示友好地把小鼻子凑到它面前,它一爪子就把小白拍到一边;小白困乏了,想在它身上靠一下,它抽身就走;它还开始不和小白一同进食,等到小白吃得小肚子圆圆的了,才走过去悄无声息地吃;它还是去等母亲下班回来,不过,不再围着母亲撒娇讨巧,只是轻悄悄地贴着她的裤脚跟随着,母亲给好吃的呢,它就欢天喜地地叼着放到一边,倘若把好吃的给小白呢,它就很失落地低低叫两声,走到大门口趴下来,向远处张望,似乎在回忆什么。
  后来,我们给小白喂食的时候,黑子就远远地蹲在院墙上观望,直到小白吃完了才下来吃,然后就钻进祖母的房间,把和我们嬉戏逗乐的机会留给小白。
  再后来,黑子就经常外出不归。一开始,我们还四处去寻找,后来也就不管它了。黑子往往云游几天后自己回来。因为经常在外面游荡,吃不上喝不上,黑子变得瘦骨嶙峋,光滑的皮毛也开始变得粗糙起来。祖母发现了黑子的变化,心疼地给它洗了一个澡,又让母亲专门买了些鱼虾。这种久违的待遇让黑子着实兴奋了几天,半个多月没有往外跑。可是,等它保养得稍有起色,发现这其实只是祖母表现出的老年人惯有的怜悯,大家伙儿并没有对它给予更多的关注和爱怜,这好像更让黑子伤心。它在我们家门口趴了整整一天,然后就彻底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有几次,它蹲在对面的房顶上向我们家张望,我们喜出望外地叫它下来,它却扭头就跑,缓缓跑了几步,蹲下来,看看我们,又跑,一边跑一边还是转头看我们。
  半年后的一天早晨,我们发现黑子趴在院子中央,已经死了。黑子好像在外面受了伤,是硬撑着回来的,嘴角还有血迹。
  祖母伤心地嘟囔说,黑子为什么要离开家呢?
  是啊,黑子为什么要离开家?为什么在受伤后又回到我们家,还非要趴在那么显眼的地方死去呢?
  我们也不知道。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