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苗田田的数学墙

作者:未知

  上期回顾:来历不明的小珂冒充苗田田的同桌来到他家到底有什么动机?苗田田又会不会在父母面前揭穿她呢?   本期知识点小结:古埃及象形文字中的数学含义,无穷大的符号,四色定理,天才数学家保罗・厄多斯。
  眼睁睁地看着爸爸妈妈不疑有诈、乐呵呵地去收拾客房、准备晚饭,苗田田自个儿在那干着急,唯有跺着脚质问小珂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小珂望着忙碌的苗爸爸、苗妈妈,回答却是牛唇不对马嘴:“你爸妈很高兴。”
  苗田田不由自主地歪着脑袋听。
  “你大概从来没有带过朋友回家吧?因为你一直小肚鸡肠、性格怪异、不招人喜欢。”小珂说得很慢很认真,“他们因为你一定很操心。现在好不容易你带个同学还是同桌回家,他们能不高兴吗?再说,你答应过我帮我保守秘密的。而且要是我不怀好意的话,刚刚我就可以带坏人来把你们家掏个精光。”
  苗田田居然觉得这番话合情合理,一时想不出回应的话,只能结结巴巴无力地反驳道:“那……那个能算秘密吗!”
  小珂倒是神态自若,心平气和:“我下定义说它是个秘密的时候你怎么不反对呢?男子汉不应该随口许诺,也不能随便反悔。”她伸出小拇指,示意他拉钩。
  苗田田犹豫了很久,抬头看了看正在厨房里忙碌的爸妈的背影,点点头伸出手指。
  晚饭后小珂到苗田田房间去参观,一进门她的脸就黑了。“为什么墙上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涂鸦?”她开始对苗田田心爱的房间评头论足,“贴在正中央的这张地图也太丑了吧,你几岁的时候画的?”
  苗田田一方面想捍卫他引以为傲的房间,一方面在看到床上还没叠的凌乱的被子时脸红起来:“什么啊!这是我的数学墙!这些不是乱七八糟的涂鸦,而是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你猜这是什么?”他忙转移小珂到处打量的注意力,指着墙上一个植物样的东西。它的茎叶都很正常,但本来应该是朵美丽花盘的地方却横躺着一个开口较窄的U字。小珂想了想,猜测道:“‘植物大战僵尸’里的豌豆射手?”
  苗田田哭笑不得:“这是一朵莲花!它在古埃及文字中表示一千,因为埃及的尼罗河中盛开着很多莲花。”
  几秒之后小珂笑出声来:“幸好这不是古印度的文字。”
  苗田田又习惯性地歪着脑袋,用迷惑的神情看着她。
  “呃,”小珂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因为我听说印度的恒河上曾经长年漂着许多浮尸。那这个呢?”她被激起了兴趣,指着一个逗号一样的图案。
  “这是一只蝌蚪。”苗田田决定忽略那个低级趣味的笑话,“人们经常看到很多很多蝌蚪聚集在一起,所以它表示十万。而这边这个好像一个人举起双手的图案就表示一百万,因为一百万太大了,人看到后都吃惊地举起了手。”
  “那这个圆呢?代表零?”
  “这是太阳,表示一千万,其实这个象形文字更代表神,表示人们无法计数的无限大的数。零在这个时候大概还没发明,因为虽然它代表的数目很简单,但它却是十进制里最为独特、重要、深奥的一个。”
  “我听说横着的8也代表无限大。”小珂插嘴道。
  “是的,在前面加个负号就是负的无穷大,也就是无穷小了,这是现代数学采用的标准符号。”
  苗田田从玻璃书柜中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地球仪,让小珂把手指放在上面,触摸那精细浮凹的山川海洋。
  “你看上面的国家,全被涂上了颜色。”他点着中国,又点了点周边的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你有没有注意过这里有多少种颜色?就像平时我们画彩沙画,彼此相邻的两个区域不能上同一种颜色,那最少要有多少种颜色?”
  小珂果然露出了讶然的表情,接过地球仪认真地数着上面的颜色。
  “是四种吧。”看着数得起劲的小珂,苗田田微微一笑。小珂瞪了他一眼,不死心地转到另一侧的西半球去数。
  “这是数学界最有名的问题之一――平面或球面的任何地图,是否都能以四色区分,由凯莱在1879年提出。解决这个问题,只要证明的确能以四色区分,或是想出一个例外即可,但却花了近百年的时间。1976年,有两个学者用计算机把所有地图归为150种基本类型,一个个单独证明它们都能以四色区分。”苗田田平时话不多,但说起这些数学典故来倒是噼里啪啦的。他把目光移到墙中央那张线条幼稚、颜色鲜艳的地图上,画这张图那时他还很小,非要拿纸笔验证一下,于是画出了许多古怪、扭曲的图形。现在它被裱起来挂在墙上作为纪念。
  “但是保罗・厄多斯,一个匈牙利的流浪数学家却始终抱着这样的信念:‘完美的定理必定有完美且简洁明了的证明过程。’他一边浪迹世界各地,一边和各国数学家做研究交流。他是当代发表数学论文最多的数学家,也是全世界和不同国籍的数学家合作发表论文数最多的人。他承认那两位利用电脑强大计算能力的学者并无过错,但认为那个证明不够完美。”
  小珂托着腮,没有理会他。他便继续往下说:“我也觉得应该有一个可以人工计算出来的解题过程。计算机的确证明了四色定理,但谁又能说计算机就一定对呢?我想以后一定会有人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不知道要多少年后了。”
  小珂低声道:“不会很久,你会证明它的。”苗田田没有听清她的话,仍旧兴致勃勃地介绍着墙上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珂还在撅着嘴直勾勾地看着手上的地球仪。忽然她把食指垂直对着地球仪,提出一个新的设想:“在地球内部建很多条相通的隧道作为一个新的国家与所有国家为邻呢?那不就必须要多一种和所有国家都不相同的颜色了吗?”
  苗田田有点吃惊,小珂则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他把要脱口而出的话咽下去,认真地考虑小珂的假设:“的确如此。你很聪明。”
  小珂高兴起来,脸都微微红了:“你们也太笨了吧?这个都想了一百多年?!”
  苗田田看着她快乐的模样,非常不忍地开口:“可是……这样的话就不是平面或是球面的地图了啊……”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