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养鸡四记

作者:未知

  编者的话:“新课标作文”中的这个小栏目叫“原生态作文”。所谓“原生态”,是指那些充满童心童趣的小学生作文。这类习作稚嫩而纯朴,似拙而实巧,是名副其实的“小作家”的作品。办这个小栏目是一种尝试,希望得到小读者、老师和家长的大力支持。
  
  买鸡记
  
  这天中午,天气真好,万里无云。我像往常一样走出了校门,准备回家。忽然,一个卖小鸡的人吸引了我的眼球。我问:“小鸡多少钱一只?”“一元一只。”卖小鸡的人答道。“我买小鸡。”说完,我摸了半天兜,只摸到两个“1角”钱。我又问他:“那你几点走啊?”“2点。”卖小鸡的人不紧不慢地对我笑了笑。“来不及了!”我连饭都没顾得上去“小餐桌”吃,就飞奔回家,从我的储钱罐里取出5元钱,返回校门口,买了三只可爱的小鸡。
  小鸡们真可爱!黄黄的脸,黑黑的眼,还有它们那涂了蜡似的小黄嘴。奇怪的是,它们只有耳朵眼儿,没有耳朵。浑身长满了嫩嫩的黄色绒毛。三只小鸡深浅还不太一样,一只是深黄色的,另两只是浅浅的黄色。
  看着它们这么可爱,我给它们分别取名为“花花”、“绿绿”和“小小”。我从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一定要把它们照顾好!
  
  杂耍记
  
  买回来后的第七天,这三只小鸡可有精神了,玩具弄了一地,小米洒了一地。花花拿着我给它们玩的玩具车车轮,玩得正高兴,不知道怎么就站到轮子上了,轮子的上下左右都在摇荡,小小吓得一边跑一边叫。奇怪的是轮子也随着它滚动,它居然还在轮子上待了30多秒没掉下来。看着它惊恐的样子,我把它放了下来,却发现轮子上有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是什么呢?经过初步认定,这是一堆鸡屎,是小鸡在害怕时拉出来的。
  此时,站在一边的花花和绿绿却也在叫个不停,是在为同伴担心,还是在崇拜同伴呢?我也说不明白,也许只有它们的妈妈知道吧……
  
  争食记
  
  虽说小小、花花和绿绿平时看起来好像一家人似的,可是争起食来互不相让,有时甚至打架斗殴。
  有一次,我给它们喂食,小小占得上风,便先吃起来,花花和绿绿也紧随其后,不一会儿就把小小的食物吃了个精光。小小气急败坏地啄了花花和绿绿,接着它们三个就打成一团。我想,不管谁输谁赢,它们的心一定是连在一起的。
  
  分离记
  
  三周后,可爱的小鸡花花突然死了,是因为吃了中毒的蟑螂而死的。我很悲痛。小鸡绿绿不知是饿了还是渴了,不停地在花花的旁边叫个不停,好像在呼唤着她说:“你快点醒醒呀,太阳都升得老高老高了,快起来呀……”小小不停地在它身上踩来踩去。所有的人都以为它在恨花花。可我理解,这是小小在呼唤她的同伴,是在恨自己:花花生前,自己总和它争食物……花花死的时候,面部呈狰狞之色,脚丫子紧缩着,样子很惨。
  我想把花花放在冰箱里,不让它腐烂,也好让绿绿和小小放心。可家里人不同意,没办法,我就把花花埋到楼下的柳树底下,希望小鸡花花的在天之灵保佑绿绿和小小平安无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更加悉心照顾绿绿和小小。它们一天天地长大了,连肩上都长出了硬硬的翅膀,总想要飞的样子。妈妈告诉我,是把它们送出去的时候了,因为离开了外面的世界和伙伴,小鸡总是要死掉的。想想花花死时的样子,虽然我心里不同意,可还是默认了这样的意见。
  终于有一天,当我放学回家时,不见了绿绿和小小。妈妈告诉我,把绿绿和小小送给了楼下卖菜的阿姨。她家住平房,院子里有一大群鸡和鸭什么的,绿绿和小小在那里一定可以长大的。作为男子汉的我流下了眼泪,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见到我的绿绿和小小。
   指导教师 王春艳
  
  评
  这篇作文看起来似乎较长,其实是由四篇小作文组成的。因为一次发出,编者加了一个总题目,这样便于读者完整地欣赏这篇习作。
  观察入微。
  看鸡如看人,有趣。
  只用短短几句话,就将小鸡“打架斗殴”的情景写出来了,写得多好。
  不说“我”想小鸡,而说小鸡想小鸡,有点意思!
  埋葬花花,关心绿绿和小小,想着这一个,也忘不了那一个。一颗童心,一派天真。
  小作者把自己同小鸡的关系写得如此难分难舍,不容易,也不多见。我们之所以管这篇习作叫“原生态作文”,就在于它那份难得的童心童趣。这样的作文,如果说别的小朋友不一定写得出来的话,那么,大人则一定写不出来。道理很简单,一个人只有一个童年。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