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我和田田的故事

作者:未知

  小男孩田田就坐在我眼皮底下,其他孩子的表现告诉我,趁我下课堂之机,他一定又开始上蹿下跳了。他一定是先戳戳这个,再惹惹那个,顽皮的笑容里闪烁着狡黠的光。当我的目光迅速落到他身上时,他立即又像断了电的机器人似的,“唰”地一下子以标准姿势坐好,还微微侧着头,垂下眼帘,那密密的睫毛后的眼神似乎在说:你看,我多守纪律。
  (一)起哄和喊“难”
  上课时,他总是个看客,从不举手,一旦别人答错了,他就大声起哄。不管老师布置什么作业,他都会大声先来一句:“哎呦,这么难啊!”然后引起一大群人的附和,他享受一呼众应的乐趣。晨读、午练时,只要老师一走进教室,他就会冲向垃圾桶,拎着桶,自言自语:“又该倒垃圾去喽――”他这一去就要到快上课才回来,看他那气喘吁吁的样儿,好像为班级做了多大贡献似的。
  作为教师,他的做法会让我本能地感到不悦,我也会本能地见招拆招,于无形中祭出一系列组合拳。
  你不是提问时爱瞎起哄吗,好吧,我会在别人回答完之后,迅速把评判权转给边上等着起哄的田田:“你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吗?”“你觉得应该怎么说才更好呢?”开始,由于根本没想问题,这孩子往往一脸茫然。慢慢地,他不再瞎起哄了,开始思考别人的意见,甚至思考问题本身了。
  一次周末,我布置作业:“请大家回家观察一种植物……”话音未落,我终于等来了不过脑子的一声:“哎呦,这么难呀!”――是田田,但这次他还没等来别人呼应,就先等来了我的提问:“大家觉得难吗?”
  “不难!”同学们齐声响应。
  “田田,你觉得观察植物对你来说很难吗?”我一本正经地问他。
  “不难。”他低下头。红着脸说,“我以为你要布置写作文呢!”
  “你要是觉得写作文难的话,我们大家来帮你。”我“真诚”地对他说,大家的目光也都聚集到他身上。
  有人开始大呼:“我来帮你!”
  “不用!不用!’’吓得他连连摆手,头都不敢抬了。
  “真的,同学们是真心想帮你。有困难你别客气。要不,我来帮你!”我走近他。
  “老师,求你了!真不用!我会写!”他双手作揖,连连求饶。看他那认真的表情,我差一点就要笑出来了。
  然后我跟所有同学讲了凡事都不能事先畏难的道理。
  至于抢着倒垃圾的事,自从我强调了晨读、午练的重要性,他就把倒垃圾这份“事业”还给了值日生。
  自此,起哄、喊难、逃避晨读、午练的毛病都被我一一“破拆”了,我也发现这是一个做事做人不走心、爱逃避的孩子。
  (二)兆和北
  关于不走心,还有更夸张的一件事。一天,我拿过田田的作业本,刚要翻开,突然,一个名字跳入眼帘,“济兆小学”。
  我拿着本子,来到田田身边,轻声问他:“你是什么时候转学来的呢?”
  他一脸的狐疑:“我从一年级就在这儿。”
  我指着那个龙飞凤舞的“兆”字,说:“你看看!”
  “噢!”他似有所悟,拿起笔,在练习本上一笔一画地又写了个“兆”字。
  “这是个‘zhao’字,‘瑞雪兆丰年’的‘zhao’,请你写一个‘北’。”
  田田吃惊地“咦”了一声,稍作停留,提笔又写了一个“兆”,比较一下,划掉,又写,再划,再写。就这样,十几个“兆”字一会就齐聚本子上“开会”了。
  看他着急的样子,我知道了,他是真的不会写“北”。说真的。我比他还要吃惊。六年了,六年啊!不知要写多少个“济北小学”,不知有多少次从校门口走过,他都熟视无睹,视而不见,这是一种怎样的不走心的生活态度啊。我的头“嗡”地一下!
  有点急了的我对他说:“楼下就是一年级,请你去问问。问会了就上来。”
  他极不情愿地离开了,好半天,才探头探脑地溜进教室。
  我快步走向前,来到他身边:“会写‘北’字了吗?”
  他拿起笔,犹豫着在练习本上又写了一个“兆”字。
  “你问了谁呀?”我吃惊地问。
  “我谁也没问,怪丢人的!”他小声地嘟囔道。
  我呼了口气说:“这样,你在校园里找找,咱们学校就有‘北’字。”
  这次去了不大一会工夫他就兴冲冲地回来了,这次果然写对了。
  我问他是不是跑到校门口看的。
  他摇摇头:“楼下墙上就有。”――这次终于走了一回心!
  (三)富士山的积雪融化了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让学生们激动万分,由于刚刚学完了诗歌,我让孩子们就以这一次大雪为主题写一首诗歌。我特别提醒要写看到的真实雪景,写真情。
  周一返校,我细品着孩子们的“大作”,突然,一首诗歌让我大吃一惊――
  富士山的积雪即将融化/是着地中海吹来的炽热暖风/伴随着油轮的汽笛声/安靠在马六甲海峡……
  这首诗很明显就是抄袭的!经过搜索,也印证了我的判断。我一看“作者”――田田!我先闭上眼睛,深呼吸,平复一下内心的怒火:这孩子,连抄袭都是如此地不认真,搜到了一首带雪字的诗,连富士山的雪都抄。这态度让我恨得牙根痒痒。
  “这次作业有些难度,如果谁是仿写或抄袭的,我可以原谅。请举手告诉老师,你是仿写的还是抄写的。”
  稀稀拉拉举起了几只手,他们强调自己都是仿写的。田田回过头看着举手的同学,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没关系,模仿也是一种学习。有没有抄袭的呢?”
  大家都默不作声。
  “不举手的就都是自己写的喽?”我故作轻松地说。
  “是!”田田回过头来,带头高喊,他的态度更让我心中积了火。
  “老师这有一首诗歌,我想念给大家听听……”
  当我念完第一句,全班就哄堂大笑起来。   “谁啊,这是谁写的?”
  田田站了起来。
  “你怎么知道富士山的积雪要融化了?我们大家都写家乡的雪,你写了富士山的雪,看来你是日本人了?”班内顿时一片哗然,大家都笑得东倒西歪了……
  “不是!我是中国人!”他大声争辩着,一把夺过我手里的诗歌扔进了抽屉,好像那诗歌会咬到他的手似的。他用胸脯嚼贴着抽屉,好像害怕里面的“宝贝”会跑出来。透过那紧捂着脸的指缝可以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密密的眼睫毛……
  我故意不再理他,对大家说:“今后大家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听清要求,认真思考,只要认真思考了,还是不会,可以向老师求助……老师只要求你们认真就好,用心就好!”说到最后一句话时,我低下头注视着田田,希望他能明白……
  (四)冻伤
  寒假后的第一天,穿行在孩子们中间,看到大家因为过节而养得红润润的小胖脸,我感到分外亲切。几位学生的小脸和耳朵上出现了几个红红的冻伤,让我很不忍。突然,一只布满冻伤的小手闯入我的视线。我停下了脚步,这只小手迅速躲到了桌子底下。
  ――是田田!
  我俯下身子问他:“你的手怎么了?”
  “挺好的。”他举着右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让我看看你的左手!”
  “俺不!”他还把左肩膀使劲压在桌上。
  “快点,别磨蹭!”我瞪起眼睛吼了他一声。
  他极不情愿地伸出左手,在桌边闪了一下,又快速地隐入了桌底。
  “怎么弄的?”我关切地问。
  “不知道!”他头也不抬。
  “他寒假里玩电脑游戏玩的。”旁边的同学替他大声回答。
  我一下子明白了。他的左手在玩游戏时由于长时间不动而冻伤了,可见,他在假期里玩游戏真是太投入了,冻得竟然不知道疼了。我又被震惊了,他的假期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像挤牙膏似的,我总算问出了他家的情况:他父母种蔬菜大棚,很难顾得上家,一个姐姐今年要考大学了,也没时间管他。在知道了这些情况后,一连串问题涌出来,我很想问问他:10多岁的你为什么不趁假期帮父母干点力所能及的事;玩游戏玩到把手都冻伤,你这个孩子可真是万事不走心啊……想到这里,我又有点愤怒了。
  我给他安排了一个额外作业:回家先到大棚里去看看父母是怎样干活的,看看父母的手是什么样的,再看看自己的手,有什么想法都写下来。
  第二天,田田把他的特殊作业悄悄混在别人的作业里交了上来。他写了一篇对他来说很长的文章,足足有447个字,文章的题目是《父母的手》。这篇文章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要是他能真的像文中说的那样做,该多好啊!
  他在文中写道:
  “父母的手干活干得都起了水泡,因为你们干的活太辛苦了。我冻手是因为太懒了,我不做家务。父母干了一天的活回到家,还要把我吃的那些零食打扫干净。你们太伟大了。”
  “我以后不跟你们要钱买零食了,要是我需要买一些学习上的东西,我再跟你们要,我也不会狮子大开口了。”
  “……以后,你们让我干什么事,我能行的我就做,不能行的我会尽力的……我不会让你们花的钱白花。”
  最后他写道:
  “因为我长大了,要懂事,不让父母为我操心。”
  “因为我长大了!”
  尽管他的文中有很多句子不通顺,尽管有的词语和标点用得不准确,但我依然很感动,感动于他的直白,感动于他的那份童真。我知道这孩子有真实善良的一面,但你何时才能学会用心地去生活呢,随着成长我相信会有这一天的。我会好好保存这份447字的“决心书”,翘首期待着春天里他的新变化……
  (作者单位系山东省济南市济阳县正安路济北小学)
  (责任编辑/程路)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