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还我名来

作者: 贾慧瑾

  深恐名将不保,悠悠中华难容一字。我的名字,承贾谊之姓,尾之以“(王莹)”。是的,王字旁加晶莹剔透的“莹”。无奈我只能在这里用饱含深情的笔锋拼出我的名字。如今,字典上已难觅“(王莹)”字之芳踪,更别提电脑字库了。
  美兮兮,苦兮恼兮。“瑾”在初版《新华字典》上是存在的,寓意为“美好”,并注明“用于人名”。妈妈说这是她翻了整整两晚才选出的。的确,非常别致,至少我至今未遇见过名中有此字者。
  然而,也许因“(王莹)”字仅用作人名之途,字库逐渐将它纳入生僻难检字之列,甚至最后,我恍有它不存在于世之感。
  户口本上的“琏”,是手写的,旁边敲了个突兀的公证章。
  学籍卡上的“(王莹)”,是拼音“ying”,每次中午去食堂吃饭照卡,别人都会惊异,我都快变成混血儿了――只因“贾慧ying”。
  从小到大的考级证书,干脆连我的名字都不打了。初中时全班仅我一人考出英语三级水平,待到发证书的那天,却没有“贾慧琏”的,只有一张无名氏,却印的是我的准考证号。到了高中,我已熟门熟路,一有发证书,立意扎过去,没名字就是我。
  高一时有幸得了市里作文大赛二等奖,名字被登在报上,兴冲冲地买报去看,顿时无语,不知为何,我已被改名为“贾慧”了……
  前几天同学通知我学校门房间貌似有我的信件。我急急跑去询看,原来是习作登报的稿费汇款单,还未来得及高兴,忽瞥见黑板上“我”的名字――贾慧。顿时,一盆冰水倾洒心头……
  我不叫“贾慧”!还我“王莹”来!还我名来啊!
  高考临近,身份证临领,面对这太过独特倔强的“(王莹)”,我不知所措。我不知等待“贾慧ying”的命运是什么,我不知高考姓名栏里该填什么。我带着它,像仓皇私奔而出的有情人,高估了理想,毁灭于现实,不知该何去何从。
  改名吧!同学这样说,老师也这样说、甚至我也这样对自己说。然而,每当我想起母亲深夜秉灯一遍遍翻着字典,然后在确定“(王莹)”后露出的欢欣之颜;每当我想起这样一个名字已整整跟随自己十七年,从无知到懂事,从初生到少年,便难以狠下心啊!难道中华之大真难容一字么?听说已有人大代表提出“名字难检”的问题,可为何至今未能解决?
  我知道应适应社会而不可要求社会为你改变。然而,在“人民当家做主”、“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今天,在我热爱的祖国,我仍是这样深深地期盼着,把我的名字还给我!
  
  (指导老师/杜亚群)


常见问题解答